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校園鬼故事

命火傳說

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26

  每個人的靈魂都為身體燃料著一把火,只要此火熄滅,這個人也就死了,因為命火和他的陽壽是聯系在一起的。但有一種特殊的儀式可以將人的命火取出,為活人點燃,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;為死人點燃,死人即可復生!

  鬼影

  506宿舍是四人間。

  故事的發生從嚴小明去廁所開始,那時候陸李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腦屏幕,和一個叫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的網友聊天。

  這個網友其實是在熄燈的前一刻才加到陸李好友里的。原本一直不喜歡和陌生人聊天的他看到對方名字時,毫不猶豫地點下了“通過并添加對方為好友”。那一秒,他甚至產生了某種錯覺,覺得對方就是蕭微。但只是那一秒的錯覺而已,因為蕭微已經死了。

  第一次見到這個叫蕭微的女孩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午夜。那天四人喝高了,七葷八素地相互攙扶著往學校走,在路過學校人工湖邊時,他們聽到了蕭微的呼救聲。

  四個人想也沒想,七手八腳地將失足落水的蕭微救起。

  后來分班后,她居然又和他們同班。

  命火傳說成陽開學時在教室看到蕭微的第一眼,就對陸李和嚴小明說:“嘿,那女孩絕對是我的!”

  嚴小明立馬接過話頭:“哎喲,好巧,我也覺得她絕對是我的。”

  “哥的女人你也敢搶?”成陽叫著,和嚴小明嬉打在了一起。

  陸李嘆了口氣,覺得自己有些窩囊。蕭微如果是天鵝,那自己就一定是癩蛤蟆。

  這時,坐在他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另一個室友宋林說了句話:“你們不能喜歡她!會死人的!”

  這個叫宋林的室友和宿舍三人的關系并不好,性格孤僻,喜歡研究民間玄學,一開學就在學校一家飯館做兼職,基本不怎么回宿舍。

  所以,當時陸李也沒把宋林這話記在心上。

  但沒想到,真的死人了。

  死的不是別人,正是蕭微。

  那時候,富二代成陽利用自身優勢,剛將蕭微追到手。

  蕭微是自殺的,她跳進了學校外面的河里。尸體被打撈起來的時候,早已經發白腫脹了。

  大家只知道成陽為此消沉了整整一周。這天下午,成陽財大氣粗地在宋林兼職的飯館里訂了一桌菜,只說了一句話:“今天是蕭微死的第七天,請大家吃頓飯,希望我能早日從悲傷中解脫出來。”

  四個人默默地喝了一晚上。

  此刻,陸李早已清醒過來,看著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發來的消息,心里突然泛起了一陣不安。

  “開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進來,離開這個宿舍,這是你惟一的逃生機會!”

  “你是誰?”陸李猶豫了很久,還是問,“什么開始了?”

  這時候宿舍靜悄悄的,醉酒的成陽和宋林早已經躺下了,嚴小明還在廁所里。

  “死亡游戲,開始了!”

  看到這話,陸李這才注意到對方的簽名檔:頭七夜,會死人嗎?

  他一驚:“你是蕭微?”

  “你說呢?”

  陸李覺得后背一涼,看著對方完全空白的資料欄,居然白癡地答道:“拿已經死掉的人開玩笑,你會被詛咒的。”

  “小李李,”這是蕭微平日對他的稱呼,“這不是惡作劇。死神就潛伏在這屋子里!”

  今夜的月光過于皎潔,將整個宿舍染上一層冰冷慘淡的白,晃得陸李的眼睛一陣暈眩。

  他認定在那月光照射不到的地界,真的有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。

  慢慢地,屋子中央浮現出一個影子,一雙手慢慢攀爬,朝陸李伸了過來。

  這時候,成陽已經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,宋林已經睡熟了,嚴小明還在廁所里。

  陸李大氣也不敢出。就在此刻,他和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的聊天窗口一下黑了!耳機里傳出了類似馬桶沖水的聲音,一聲慘烈的呼救聲響了起來:“救我!陸李快來救我!”

  陸李一驚,甩開耳機。

  而那個月光下的影子,居然慢慢地退了回去,最后消失在了陽臺。

  陸李剛要松口氣,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的消息來了:“死神已經把他帶走了!”

  陸李看著這條消息,想也沒想就關了電腦。電腦關機的聲音卻不是正常的windows關閉音,而是一個人溺在水中發出的沉悶聲音:“為什么不救我?”

  已經午夜兩點了,陸李心有余悸地上了床。成陽的呼嚕打得更響了,宋林早已睡熟。誰也不知道,廁所里的嚴小明遭遇了什么!

  多余的他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睡夢中的陸李感到床架子顫動了幾下。他睜開迷迷糊糊的眼睛,發現原來是同樣也睡在右邊床位的成陽起夜上廁所。

  這時候,窗外的天色已經泛起了微微的白,月光的照射范圍也縮減到陽臺小小的一塊兒。

  就在陸李剛要翻身繼續睡的時候——

  “你在哪兒?”原本睡眼迷離的成陽發了話,聽聲音似乎是在找什么人。

  陸李沒出聲,眼見著成陽在宿舍中央來來回回摸索了兩圈,卻一無所獲。

  “你小子在干什么?”陸李小聲詢問道。

  成陽沒有回答,又在這不大的宿舍里忙碌了起來,邊摸索邊嘟囔著:“在哪兒呢?你到底在哪兒?”

  “在這兒!”陽臺上,一個甜美的女聲答道。

  那不正是蕭微的聲音嗎?

  聽到聲音,摸索著的成陽似乎受到什么召喚,一下跳到了陽臺。

  宿舍在5樓,熄燈后大門是不開的,怎么會有女生出現在陽臺上?

  陸李不敢出聲,抓著床架,將身體探了出去。

  今天是蕭微的頭七,難道她真的回來找成陽?

  陽臺的月光依舊很明亮,但他只看到白白的一片霧氣。

  “東西拿到了?”成陽的聲音里透著掩蓋不住的興奮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蕭微清脆的笑聲傳了過來,“拿到了,你看!”

  話音剛落,從霧氣中慢慢地露出了一個人頭。

  陸李差點兒叫了出來,那不是嚴小明的頭嗎?

  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,一雙手也伸了出來,細細長長,應該是個女孩的手。而嚴小明的頭,居然是被托在這雙手里的。

  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嚴小明的床,空空的。

  一種不好的預感徒然地繞上了陸李的心頭,他看到嚴小明的嘴巴動了動,但發出來的卻是蕭微的聲音:“天快亮了,我該回去了!”

  “回去?現在不是才……”

  “我們的事情,被人知道得太多可不好!”

  “還有誰知道?”成陽突然間提高了音量。

  “就是他!”只剩顆腦袋的嚴小明的目光突然朝陸李射了過來。

  “有人醒了?”成陽的聲音充滿了慌亂。他緊張地轉過身的瞬間,陸李聽到自己的心臟“咯吱”地響了一聲。

  成陽轉過來的臉上沒有任何五官!

  此刻,他的意識仿佛暫停了,原本死死抓著床架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氣,整個人“砰”地一聲死死地砸到了地板上。

  這一摔不要緊,把宋林吵醒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對方猛地坐了起來,“你夢游了?”

  就在這時,天花板上的燈管閃了一下,整個屋子瞬間亮了起來——晚上熄燈時沒有關燈,現在已經是早晨,來電了。

  明亮的燈光晃得陸李一陣暈眩。宋林跳下床,將此刻全身都在打顫的他扶了起來:“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“沒有……”陸李的話還沒說完——

  “哎呀,你們煩不煩?一大早的,天剛亮,你們鬧什么啊?”

  說這話的居然是成陽!聲音卻從陸李身后的上鋪傳來。

  兩個成陽?

  陸李緊張地回過頭朝陽臺一看,什么都沒有!

 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宋林再次詢問道。

  “沒怎么!”陸李回過神來,順勢走進了廁所。

  他心有余悸地喘著氣,在心里不停地重復,剛剛那一幕是個夢……

  但就在他拉開廁所門的瞬間,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。

  地板上,散落著嚴小明昨晚穿的那身衣服和褲子。

  死亡

  嚴小明失蹤了。

  他的銀行卡、手機、衣物、電腦,所有東西都還在宿舍里。

  “興許小明在故意跟咱們玩失蹤呢!”吃飯的時候成陽故意跟宋林和陸李開玩笑,“你們倆也別苦著臉了,吃菜吃菜!”

  宋林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

  陸李怯怯地看了成陽一眼,覺得眼前的他不是真的成陽。

  陸李記起了那日“微微一笑很傾城”的話:“開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進來,離開這個宿舍,這是你惟一的逃生機會!”

  難道真的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嗎?

  難道嚴小明真的被死去的蕭微把頭拿走了嗎?

  天空下起小雨來,濕潤的空氣里似乎夾雜了其他東西。

  陸李故意和走在前面的成陽保持了一段距離。雨水讓路燈顯得昏暗不堪。恍惚之中,他突然注意到成陽那被路燈拉長的影子居然只有一半!

  一只手、一只腳、一半臉、一半身體,斷口整整齊齊。

  “宋林!”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  身后的宋林卻沒有回答他,像躲瘟疫般避著他,繞到一邊朝宿舍跑去。

  陸李注意到了剛剛宋林看他的眼神,恐懼之中夾雜著驚詫!

  眼見著宋林和成陽都消失在他的視線里了,陸李才發現周圍實在太靜了,往日熱鬧的校園居然沒有一個人。

  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從背后襲來,他忍不住跑了起來。

  篤篤……篤篤……

  可才跑了兩步,陸李又停下了,因為他聽到了兩個腳步聲。

  和他一模一樣的頻率!

  背后有人!

  他猛地一回頭,卻什么都沒發現。

  就在這時候,他的手機響了。

  是一條短信,宋林發過來的:有東西趴在你的后背上!走人工湖那條路,我在中間的休息亭那里畫了一個符,興許可以讓它不再纏著你。

  陸李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他覺得真有東西趴在他的背上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氣,將身體朝著路燈換了個方向。他看到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的背上,赫然多出一個女人的影子。

  陸李大氣也不敢出,直接奔到了人工湖。

  陸李小心翼翼地在湖中間的亭子里轉了兩圈,卻沒發現宋林所畫的符。他不敢怠慢,剛掏出手機想問宋林,手機卻自己先震動了起來。

  是嚴小明!

  亡靈的求救

  他哆嗦著按下了接聽鍵。

  “快搬走吧,那個宿舍真的不安全。”一接通,對方就說了這句莫名其妙的話!

  陸李瞬間松了口氣,的確是嚴小明的聲音,只是有些沉悶,像在水中說話。

  “你這幾天哪兒去了?我們到處找你……”

  “你們找不到我的。”對方突兀地打斷了他的話,“聽我的,要是不想像我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,連尸體都找不到,就快搬出那間宿舍。”

  “什么!”陸李的手機差點兒掉到地上,“你真的死了?又怎么會和我通電話?這到底……”

  “他已經行動了……你還記得上次我們無意在宋林的書里找到的關于‘命火’的道術嗎……”這時候,耳機話筒里突然傳出吱吱兒聲,嚴小明的聲音消失了。

  命火?

  沒錯,就是因為三人看到了宋林無意掉落的那本書,才知道宋林居然對這方面有研究。上面介紹說,每個人的靈魂都為身體燃著一把火,只要此火熄滅,這個人也就死了,因為命火和他的陽壽是聯系在一起的。但有一種特殊的儀式可以將人的命火取出,為活人點燃,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;為死人點燃,死人即可復生!

  終于跑到宿舍樓下的時候,滿身是汗的他實在跑不動了。

  “救救我!”這時,耳機里傳出了另一個男聲,沉沉悶悶,像從水中發出來的一樣。

  宋林?

  就在他取下耳機的時候——

  “救救我啊!”宋林的聲音從他的頭頂傳來,像炸彈急速落地似的,瞬間就滑到了地底。

  接著,他背后突然傳來火燒般的燙。

  陸李慌忙跳開,發現溫度來自于那根排水管道,里面嘩嘩地淌著整個樓的生活污水。

  這一次,他聽得真真切切,聲音是從管子里發出來的:“敲破管子,救救我!”

  陸李想也沒想,抓起手邊的磚塊就朝面前的管子砸了下去。

  一聲巨響后,惡臭液體濺了他一身。

  同時,一個圓圓的東西從里面飛了出來:“你來晚了!”

  一顆全是爛肉的頭顱拼命撕扯著他的大腿。

  陸李本能地抓起剛剛那塊轉頭,猛地朝自己腿上砸去。

  趁人頭一松口,他跌撞著沖回了宿舍。

  當他在樓道里看到來來往往的洗漱的同學時,才微微松了口氣。

  到底是不是自己在做夢?

  一秒后他就有了答案。

  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——一個人頭咬在他的腿上。

  “這只是給你留一個標記。下一個,不是你!”

  陸李玩命地一口氣沖上了5樓。魂不附體的他哆嗦著,怎么也摸不出鑰匙。

  門打開了,同樣魂不附體的成陽沖了出來,一見是他,立馬瞪大了眼睛:“快跑,這屋子里有鬼!”

  啃食

  兩人心驚膽戰地來到了網吧。

  成陽全身不停地發著抖:“你相信我見鬼了嗎?”

  陸李沒有回答,只在心里默默念叨:“我信!”

  他很快投入到網游中,希望可以化解心中的恐懼。

  午夜很快來臨了,陸李盯著電腦的視線越來越模糊。但就在他剛要睡著的時候,一陣劇烈的刺痛感從腹部席卷而來,讓他瞬間清醒了!

  他低頭一看,居然是剛剛那顆腐爛的死死咬著他大腿的人頭。此刻它已經從他的大腿啃到了腹部,他腹部以下的身體只剩下了森森白骨。

  “你看,我就是這么一口一口把你們啃食光的!”人頭突然張開嘴說話,從陸李身上滾了下去,在地上轉了兩圈才停下來,睜開了那雙腐爛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。

  “你對我做了什么?你是蕭微對不對?”

  對方沒有回答他。因為腐化過于嚴重,已經分辨不出人頭的面容。

  陸李想跑,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。

  “那晚就注定了,一個都跑不了!”人頭從地上飛了起來,朝他的臉咬了過來!

  陸李躲避不過,“啊”地一聲慘叫后,醒了過來。原來那只是個夢——他的下肢好好的。

  但腹部的劇痛是真實的,一定是昨晚淋了雨,著涼了。他爬了起來,徑直奔到了廁所。

  這時候,天已經快亮了,網吧里被陸李剛剛的慘叫吵醒的人都一臉恐懼地看著他。

 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,他看到了鏡子中自己的肚子居然是透明的,那顆腐爛的人頭正在里面啃食著他的胃。

  他一個沒忍住,轉頭撲到廁所里哇哇吐了起來。頓時,濃烈的腐爛味席卷而來——他吐出來的,居然是一塊一塊的爛肉。

  他沒多想,腹部的疼痛感讓他一口氣沖到了醫務室。

  醫生天才剛亮就被人叫醒,帶著一臉的不滿情緒給陸李做了檢查。檢查越是深入,對方臉上的表情就越不自然。

  “能先給我點兒鎮痛藥嗎?”陸李痛苦地叫道。

  醫生沒理他,只是緊張地打電話,叫人過來幫忙。

  很快,陸李就被推進了CT房。當他忍著劇痛照完片之后,醫生給他打了鎮痛劑,便急忙將他“請”了出去。

  陸李看到醫生那極度恐懼的臉,意識到他們一定在自己身上發現了什么。

  于是,他繞到醫務室的后窗。這里有個下水道的井蓋,各種惡臭讓他腦袋發暈。

  “怎么回事兒?你剛剛怎么……”這是護士詢問的聲音。

  “你自己看!”醫生將照出來的CT片遞到護士手里。

  “天吶……”護士驚叫著,“他……他的胃呢?她回來了?”

  “什么?”陸李的腦袋里“嗡”地一聲巨響。

  原來,腹部的劇痛是因為他的胃沒了,一定是被那顆腐爛的人頭啃食掉了。

  陸李撒腿沖了出去。

  可就在他的腳踏到井蓋的瞬間——

  “離開那間屋子!”

  聲音從井蓋下面傳了出來。這次是兩個聲音,嚴小明和宋林的,沉沉悶悶,像從水中發出來的!

  這時候,陸李的電話響了!是成陽,讓他馬上回宿舍。

  陸李回到寢室時,屋子里已經站滿了人。

  是警察。

  為了兩件事——

  第一,嚴小明的頭在宿舍的下水道口被發現了,被人用磚頭砸得慘不忍睹。由于昨晚雨水的原因,沒有找到其他線索。

  第二,宋林消失了。跟嚴小明一樣,沒有任何線索,私人物品全都在宿舍里,唯獨人沒有了。

  陸李知道,宋林再也回不來了。但他詫異的是,昨晚咬自己的那顆頭,顯然是嚴小明的。但他為什么要咬自己?他的頭,又怎么會從破裂的排污管里出來?

  而成陽,則對昨晚發生的事情閉口不提,只默默地收拾東西:“走吧,希望離開了這屋子,我們就能活下去!”

  命火

  很快,兩人住進了新的宿舍。

  陸李在醫務室外面偷聽到的談話,讓他一直處于驚悚緊繃狀態。他覺得真有顆頭在他的身體里,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就咬他一口。

  他翻了個身,肚子傳來陣陣脹痛。

 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下了床。

  成陽睡在下鋪。

  聽著對方均勻的呼吸聲,陸李嘆了口氣。自從嚴小明失蹤后,他都很久沒有像成陽這樣睡個安穩覺了。

  屋子里漆黑一片,他摸索著朝廁所走去,剛到門口時——

  啪!啪啪!

  他突然停住了,因為響起了兩個腳步聲。

  他想起宋林失蹤的那晚收到的短信:有東西趴在你的后背上!走人工湖那條路,我在中間的休息亭那里畫了一個符,興許可以讓它不再纏著你。

  難道說……

  就在他不敢動彈的時候,廁所里突然閃出了一道光亮,是蠟燭——居然有人在里面!

 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,身子貼著玻璃,目光隨拉開的縫隙望進去。看到里面場景的瞬間,他聽到自己的心臟“咯吱”地響了一聲——里面的人居然是宋林!

  可宋林明明失蹤多日了,又怎么

  里面的宋林背對著他跪倒在地,目光灼灼地盯著便池。在便池另一側的白色瓷磚上,有一張潰爛的人臉。燭火居然是從人臉的眉心處燃起來的,像蠟燭一樣。

  空氣里充斥著一股濃濃的檀香味,味道很獨特,一聞到,他腹部的疼痛感立馬就消失了。

  對方的嘴里念念有詞:“生命之火,為你燃盡;怨怒之氣,沉入水底……”聲音過于細微,內容十分模糊。

  難道這就是宋林書上所說的命火?

  陸李下意識地朝前探了探身子,想再聽清楚一些,不料推拉門一滑,他整個人一下跌了進去,在那小小詭異的空間里和宋林撞到了一起。

  對方被突如其來的響動一驚,轉過了頭。雖然光線微弱,但陸李還是看到了,宋林轉過來的臉上鮮血淋淋。同時,他也看清楚了,對方跪拜的那燃著燭火的臉,就是宋林自己的。

  宋林居然在祭拜自己!

  不容陸李多想,那張臉上的眼睛猛然間睜開了:“殺了他!”女孩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  陸李立馬爬了起來,跌跌撞撞地剛沖出廁所,就被宋林從后面拖倒在地。他的頭被狠狠砸在地板上,疼痛感瞬間襲來。

  對方跳過來,將他的頭扳了起來:“你的時間也決到了!”

  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見的陸李只感到對方那雙托著自己頭的手分外硌人,就像是只有骨頭一樣。

  當耳后傳來一股冰冷的刺痛感時,他立馬清醒了——對方居然要將他的頭取下來。

  他竭力掙扎,卻發現全身都無法動彈。他感到一把刀在他的皮膚里歡快地游走著。

  就在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時,地板突然“砰”地一聲炸裂開了。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濃烈的惡臭味襲來,他感到身體被瞬間壓縮,并在不停地下墜。

  窒息感讓他無比難受,他下意識地張開了嘴:“救救我……”一股水猛地灌進了他的嘴里,使他發出來的聲音變得沉沉悶悶。

  和前兩次聽到的宋林和嚴小明的聲音好相似!

  他剛意識到這一點,就又傳來“砰”的巨響,接著他的眼前瞬間明亮了。

  他滿身污穢地坐在地上,才發現天已經亮了。他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是通過排污管道離開宿舍的。

  那剛剛又是誰救了自己?

  “嚴小明?”他叫了出來。

  他看到了排污管道破裂的斷口前,嚴小明正背對著他站著。

  “你怎么……”

  “不要過來!”對方急切地打斷了他,“是我害了你們,我不該……”

  “你不該什么?”陸李站了起來,“你一定……”

  他突然打住了,因為他看到了嚴小明背后的玻璃清晰地倒映出了對方的臉,整個面部潰爛得只剩下骷髏。

  “你的臉……不對,你一定……”陸李的話還沒說完,早晨的第一道陽光就照了過來——

  “啊!”對方慘烈地大叫,“我的命火熄滅了,見不得太陽!”

  陸李看到嚴小明的身體居然快速地如蠟燭一般融化了,而那些融化的液體,居然流回到排污管破裂的端口里。

  結局

  “這到底……”他的話還沒說完——

  “陸李!”成陽的聲音在他背后響了起來,“你怎么還在這兒?我打你電話也一直不通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陸李慌忙應付道,“手機沒電了。”

  同時,宋林的聲音完全消失了。

  這時候的雨又下大了。

  幾日不見,成陽似乎變了個樣,整個人瘦得出奇。他的臉用皮包骨來形容是最貼切不過的了,眼睛像吸毒的人一樣,瞪得大大的,分外突兀。

  “都是宋林的‘化體’害的。今晚再不抓住他,破了這蠱,我們倆都得死。”對方突然停了下來,嚴肅地看著他,“前提是,你相信我嗎?”

  陸李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成陽投在地上的影子,發現是完整的,然后他深深地松了口氣,點了點頭。

  陸李就這樣跟著成陽回到了寢室,一路上他都在想,自己這么做真的值得嗎?

  宿舍門一打開,就迎面撲來濃濃的氣味。

  屋子中央居然畫著一個巨大的八卦,八卦極點上的蠟燭發著光。場面說不出的詭異。

  “這是用來解開化體蠱的。”見陸李一臉詫異,成陽解釋道,“只要宋林一出現,他就會被死死定在極點上。”

  就在陸李剛要進去時,對方突然制止了他:“等等!”

  “怎么了?”陸李意識到了什么。

  “有其他人在屋子里,兩個極點上的蠟燭都被動過了。”成陽說著,如臨大敵般退了回來,“宋林,我知道是你。”

  卻不料,陸李一把將成陽推了進去!

  “你干什……”成陽還未反應過來,就被突然從地板里伸出來的一雙手拖住了腿,將他拽到了八卦的極點上。

  “你……”在成陽的驚呼聲中,陸李徑直走了進去,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探照燈。

  屋子瞬間亮了,可以清晰地看到,放在八卦兩極點上的燭火,居然是從擺放在其下端的兩張臉的眉心燃起來的命火。一張臉是嚴小明的,另一張是宋林的。

  “對不起,我早就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了。”說著,陸李取出了一把手術刀,“蕭微根本不喜歡你,是你用手段得到了她。之后嚴小明接受不了,找蕭微理論,失手將她推進了人工湖。當時嚴小明嚇壞了,連夜把尸體撈了出來,肢解后扔到了污水處理池。你看了宋林那本書,知道了命火可以讓她重生,于是你便用化體蠱竊命火。同時,你讓他們被化體蠱融化的身體通過排污管進入污水處理池,目的是用他們融化的身體保持蕭微軀體的活性。所以,上次我才看到蕭微腐爛的臉從便池冒了出來……每七天就要耗掉一個人。頭七,嚴小明死了;接著是宋林。就在你打算殺我的時候,嚴小明意外地救了我!情急之下,你只好給自己下蠱,用自己融化的身體保護蕭微。所以你才會變得這么瘦。嚴小明被太陽照到,已經救不回來了。我和宋林現在就要取你的命火,才能把你從他們身上竊走的陽壽拿回來。”

  “這就是你知道的?”

  “這就是我知道的!”說完,陸李的手術刀對著成陽的面皮劃了下去,同時,他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。

  很快,他便取下了成陽的臉,照著宋林書上記載的步驟,點燃了成陽的命火。當他把成陽枯瘦如柴的尸體拖到廁所時,尸體立馬化成了一灘液體,被下水道里傳來的某種力量慢慢吸了下去。

  “謝謝你選擇相信我。”宋林的聲音響了起來,“快把這個八卦撤掉,我快頂不住了。”

  “對不起!”陸李并沒有行動,“我也沒有相信你!”

  “什么?”這下輪到宋林詫異了!

  “蕭微的復活儀式必須完成。”陸李頓了頓,“因為我們四人中,沒有人比我更愛她。”

  “不,你不能讓她復活,因為……”

  “不!我可以。我慫恿嚴小明失手殺了她;我和他一起肢解了蕭微,把她扔進排污池;我故意讓成陽知道命火這個蠱術……我這么做,都是因為復活后的蕭微是專屬于我一個人的!”說完,陸李一下拉開了八卦四周的白布。地板上早已畫好的符咒發出的能量瞬間將宋林的靈魂吞噬了。

  “你對這些東西很透徹,但錯在沒有把這本書藏好。成陽看過的,我也都看過了。”

  看著三人的命火都熄滅了,陸李興奮地等在廁所的便池旁。不一會兒,一只手慢慢地從里面探了出來,接著是另一只,然后是頭、脖子……很快,蕭微整個人居然從那小小的洞里爬了出來。

  蕭微驚訝地看著他,臉上的表情十分怪異。

  “蕭微,真的是你。”陸李興奮地叫了出來,一把抱住了對方。

  “是我,但你好像忘記了我最開始的忠告。”蕭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  “什么忠告?”

  “開始了。我不希望你也介入進來,離開這個宿舍,這是你惟一的逃生機會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陸李后退了一步,意識到事情的真相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樣。

  “死!每一個收到我這句話的人都得死。你們四個在那一晚把我從人工湖里救起來就是個錯誤。那時我已經死了三年。我一直在等待一個人把我從水下替換出來!”

  說著,蕭微對著陸李的脖子咬了下去。

  在陸李意識模糊前,他想起了宋林之前的話:“蕭微早在我們遇到她之前,就已經死了。”

  “你不會忘了吧?今天剛好是嚴小明殺我的第四七,所以,你死定了!”

分頁:1 2
故事精選
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 全民短视频能赚钱么 喵喵商城怎么玩赚钱 湖北麻将3个人打 前年无本赚钱好商机 千炮彩金捕鱼 刘克亚打造你的赚钱机器电子版 现在人们都怎么赚钱 怎么靠工程赚钱吗 工笔画能赚钱吗 城市园林绿化赚钱吗 端午节买彩绳赚钱吗 梦幻西游炼烹饪赚钱 毫纤堂本草植物茶现在代理还赚钱 从银行卡里往微信里赚钱有手续费吗 魔兽世界60级猎任赚钱 免费麻将千术偷牌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