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靈異鬼故事

怪物

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26 路邊攤

  對面的草叢中躲了怪物。

  是在事發當天的夜晚我才發現草叢里躲了怪物。

  我躺在公園里的那張舊長椅上,身上鋪著報紙跟薄毛毯保暖,感覺到對面的草叢里傳來一股陌生的視線。

  可能草叢中的視線在之前就已經存在,但這是我第一次認真去感受草叢中所躲藏的怪物。它確實躲在草叢中,我能感覺到它的眼睛正透過革與草的間隙看著我,而我也看著它。

  今天早上,草叢中發現了一具女學生的尸體,是晨跑的民眾發現的,而當時我正在草叢對面的長椅上睡得香甜。警察判斷死亡時間是昨晚十點過后,而睡在尸體正對面的我成了頭號嫌疑人。

  警察跑來問我一堆問題,有沒有注意到尸體是何時被丟棄在草叢里的?有沒有看到可疑人物?

  誰知道啊?在我的游民生涯里,已經固定在那張長椅上睡了一年多,許多習慣早起散步的民眾都可以為我作證。兇手可能故意把尸體丟在那里來栽贓我,而且夜晚的公園伸手不見五指,身為游民一族的我在九點時就會躺在長椅上占位置睡覺,我又是屬于深度睡眠的人,哪兒知道尸體是誰丟的?

  怪物不過我很肯定在我睡前尸體還沒出現就是了。

  雖然警方還是很懷疑我,但他們也沒有任何證據。

  然后,當天晚上我就注意到了草叢中的視線。

  里面躲著怪物。

  我想,應該是它殺了那個女孩,沒有其他可能。

 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。草叢的草不高,大概只到人的膝蓋處,所以我以前從沒想過里面可能藏著某種東西。其實它一直躲在里面,用它藏在草間的眼珠觀察著人類,直到昨天它終于殺了第一個人。

  它會不會殺我呢?

  “你會殺我嗎?”我睜大著眼睛,對著草叢問。

  那雙眼睛似乎眨了一下,我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意思。應該是不會吧,畢竟我跟它已經當了一年多的鄰居。這樣一想,我便安心多了。如果它真的在草叢中躲了那么久,那它為什么要突然殺人呢?

  “為什么要殺人呢?”我又對著草叢問。

  它隱藏在草叢中的身體好像動了一下,好像蛇,又好像蜥蜴……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呢?

  今天被警察問了一堆問題,也感覺夠累了,我閉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  早上,又發現了一具尸體。是一個女上班族的尸體。怪物似乎專門殺女性,死亡時間同樣是十點過后。警祭又盯住我了。

  “你在那里睡了一個晚上,真的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嗎?”警察一直問。

  “沒有。”我一直回答。

  怪物在白天時似乎會隱形。警察在草叢周邊圍起幾條線,拍了幾張照,沒多久就撤場了,大概是在現場毫無收獲吧。

  我很好奇,怪物到底是怎么殺人的呢?現在的我已經不看任何新聞或報紙,每次警察一來也是先把尸體蓋住,然后很快用救護車拉走,我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是大口把人咬碎呢?還是用它類似蛇的身體把人全身的骨頭絞碎?

  我突然想親眼看看怪物殺人時的景象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又開始跟怪物大眼瞪小眼。

  我想撐住眼皮不睡覺,我想看它殺人,但是眼皮卻越來越沉。

  怪物從草叢中透過的眼神也仿佛在說:“快睡覺吧,你如果不睡著,我是沒有辦法殺人的。”在怪物的這種呢喃中,我忍不住沉沉睡去。

  至少要早點兒起床,看看死者是怎么死的。我這么想著,陷入了夢鄉。

  早上,又出現了一具尸體,但是我的意識清醒得還是晚了警察一步。

  是警察叫醒我的。

  這次我醒來的時間真的晚了,尸體已經被搬走,我連死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警察反復問著同樣的問題,我也回答了同樣的答案,說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已經連續三個人了呢,怪物想要殺多少人才夠呢?對于怪物殺人的行為,不知道為什么,我并不感到憤恨,反而覺得有點兒高興,是因為我很討厭人類的關系嗎?不管怎么說,我開始期待今天晚上怪物繼續殺人。

  但我似乎錯了。

  今天的我很晚才回到公園,當我回到長椅上就位時,已經將近十點了。可能是這里一直發現尸體的關系,其他游民都不敢靠近,只有我還敢繼續睡在這里。我躺上長椅,像例行公事一樣,看著隱匿在草叢中的那雙怪物的眼睛……

  不對,有點兒怪怪的。草叢中的那股視線不是怪物的。怪物動了一下身體,讓我更覺怪異。太大了,怪物的身體不是這樣的,有另外一種東西躲在草叢里。在前兩天,怪物的眼神對我沒有任何敵意,反而帶著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。但現在草叢中的那股視線,有很重的惡意。

  我慢慢從長椅上爬下來,然后拿起我拿來當枕頭的磚頭。

  “是誰?”我對著草叢問。

  沒有回應。如果是怪物,我應該會感受到它善意的眨眼動作才對。有另外一個怪物,搶走了怪物本來的位置。我舉起磚頭,奮力往草叢里丟去:“滾開!”

  磚頭丟到了什么硬硬的東西,發出了叩的一聲。草叢里沒有動靜,惡意的眼神也消失了。我趕走了另一個怪物。但我睡不著,今天晚上我注定徹夜無眠。我一直看著草叢,等著怪物再出現在草叢里,但一直到天亮,我都沒有感受到原來那個怪物的視線。

  但我看到一具尸體躺在草叢中。一個男學生。

  跟前幾天不同的是,這次是巡警主動過來查看狀況。可能是這里連續幾天發現尸體的關系吧,所以警方加強了這里的巡邏。警察又對著我問了同樣的問題,但這次我的答案不一樣。

  “是我殺了他。”我自首。沒必要說謊,也說不了謊。

  男孩的額頭上有一個很大的傷口,我所扔出去的磚頭就躺在他的太陽穴旁邊。

  警察說,男孩是第一具尸體、也就是那個女學生的男友,可能是不忍心看到殺害自己女友的兇手繼續殺人,所以決定跑來埋伏吧。

  沒想到被我殺死了。

  我只對警方承認殺死了男孩,但其他人不是我殺死的。

  “是怪物殺死的。”我對警方表示,并對他們描述草叢中的怪物是怎樣的。

  一直到我入監服刑為止,沒有人相信我,沒有人愿意相信怪物的存在。

  當我出獄時,前往的第一個地方就是那個公園。

  公園看起來經過改建,許多裝備都變新了,但那張長椅還是一樣沒有變,看起來就跟我殺死男孩那天時一模一樣,而對面的草叢被夷平了,變成一塊小操場。

  我隨便找了一個路人問他知不知道這里出過事,他說這里在數年前發現四具尸體后就沒再發生事故了。看來我離開后,怪物就沒有再殺人了。

  我坐到長椅上,撫摸著久違的椅面,伸了個懶腰,把身子在長椅上躺平,然后把視線移向那群在小操場上玩耍的孩子們。有雙眼睛從小操場上突然跟我四目相對。

  “在等你回來呢。”那雙眼睛似乎這么對我說。

  “要等你回來,你要睡在那里,我才可以繼續殺人哦。”怪物的眼神這么對我說。

分頁:1 2
故事精選
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怎么举报网络赌博 度假村都指什么赚钱 注册金融超市赚钱吗 网络捕鱼机 重庆晚上卖串赚钱吗 彩77彩票游戏 东莞开个烤鱼店赚钱吗 男朋友嫌弃我不会赚钱 让他压力大 单机捕鱼达人官网 雷群怎么赚钱 写美食评论赚钱网站 金蟾捕鱼大圣捕鱼 挂车怎么样赚钱吗 利用几个手机赚钱 天空彩票安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