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靈異鬼故事

畫臉

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26

  我在網絡上認識了一個網友,他叫阿聞,就讀藝術大學。第一次見面時對他的印象非常深刻,因為他很纖瘦且皮膚慘白。他一年四季都穿長袖黑色高領衫以及長褲。他很喜歡畫畫,尤其是油畫。

  曾問他為什么總穿高領,他回答說因為他脖子有傷不想露出來。我們很少聊到對方自身的事情。

  “愿意當我的模特兒嗎?”在一次看畫展的時候他突然問我。

  “我?不了。”我干笑搖頭。

  他的側面還蠻好看的,五官很挺但黑眼圈很深,眼睛也有點兒紅,可能是常熬夜的關系。他的耳前邊緣有道長長細細的疤。

  “你覺得人最怕什么?”他眨了一下眼,緩緩移動到下一幅畫前。

  “怕什么?怕超越自己能夠理解的事物吧。”我跟在他后頭,發現不少女孩子往這邊看。大熱天有人穿著高領黑衣長袖的確很怪。

  “例如?”他繼續問道。

  畫臉“第四度空間?鬼、惡魔、神?或者巧合的事情、機緣的狀況、因果報應。”

  “鬼不可怕吧?”他用充滿血絲的雙眸深深盯著我,“我在鬧鬼的畫室畫畫,卻從沒碰到過。”

  “鬧鬼?”對一個極度喜歡靈異的人來說,這是不能放過的八卦。

  “藝術大學的右側大樓地下室。”

  我低頭瞇著眼想,曾經傳聞藝術大學鬧鬼,說什么有幅畫里的人會走出來。

  “要參觀嗎?”他轉頭望著我。

  帶著異樣的好奇心,我跟隨著阿聞來到藝術大學。這所大學已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,任何一棟建筑物都可以歸類為歷史文物。

  我跟著他來到大學右側的大樓門口。

  突然冷了下來。

  我轉頭看看四周,才下午快兩點而已,這樣的大熱天竟然吹來令人有點兒發寒的涼風。我莫名感到一陣不安。

  “你怕冷嗎?”他頭也不回地問我。

  “為什么這樣問?”我感到不解。

  “因為……下面很冷。”他打開沉重的玻璃大門,突然一股強風吹襲過來,仿佛有什么東西跑出來一般,而我整個人竟然因為這意外之風站不住腳,跌坐在地上。

  我尖叫著快速站起來。

  阿聞沒有理會我的舉動,也沒有回頭看,只是徑自走著。我趕緊跟隨在他后方。一下樓梯,四周的空氣仿佛瞬間降了好幾度,周圍燈光昏黃,一閃一閃,怪可怕的。

  我搓搓自己的雙臂,加快腳步。

  下了樓梯后來到地下室,那里有個小教室亮著燈,上面的掛牌寫著:畫室。

  阿聞拿出鑰匙打開門。我跟他一踏入畫室內,里面那沉重的油畫味道便撲面而來,很濃厚,讓人有些喘不過氣。

  “我一般在這里畫畫。”阿聞面無表情地看看四周。

  “我能看你的作品嗎?”我捏著鼻子詢問。

  阿聞沒回答我,自顧翻找東西。

  畫室內的四周擺放著無數作品,中間堆放著幾個石膏像,墻上掛著油畫或水彩的優質畫作,有一幅很醒目——在教室前方有幅很大的油畫掛在上頭,上面畫著一個女人的臉。她的五官很美,眼睛是閉上的,皮膚白皙透亮,帶著粉嫩,而背景是深藍色的,就像是一個女人躺在水面上。

  我被那幅畫深深吸引,很真實,有那么點兒熟悉的感覺。我不禁贊嘆畫者的厲害,她讓我想到蒙娜麗莎的微笑。

  我不禁伸手想摸這幅油畫上的女人的臉。

  “就是那張鬧鬼的。”阿聞突然說話,但沒有抬頭。

  我的手停在半空中,剛剛欣賞畫作的閑情逸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心底幽幽傳來的一股毛毛的感覺。

  “這張畫?”我盯著眼前巨大的女人的臉。這幅畫的感覺是這么平靜,怎么可能鬧鬼?

  “不是要看我的畫?”阿聞搬出幾幅畫。

  “哦。”我趕緊離開那幅畫,轉身來到他身邊,盡量不去轉頭再看那幅畫,可沒來由地一直很在意。

  阿聞的畫有十幾張,上面全是女人,有裸體、有半身、有側身、有躺著、有坐著,各種姿態姿勢都有,惟一相同的是,那些女人全都沒有臉。臉部不是一再地涂抹重畫,就是空著沒畫,五官沒有一個是完整的。

  “你為什么不畫臉?”我疑惑地問。這時候,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身后怪怪的。

  “嗯,畫不出來。”阿聞右手捏著下巴,左手扶著右手肘,開始沉思。

  “怎么說?”我看著他的側臉,身后莫名感到不自在。

  “我想要超越那幅鬧鬼的畫,雖然那張會鬧鬼,可是畫得很真實,非常不錯。我一直想畫出那種感覺,可是卻沒有辦法。”阿聞的語氣里透露著重重的失望。

  “對啊,那張畫真的很不錯。”我的脊椎感到涼涼的,“對了,那張畫怎么會鬧鬼?”

  阿聞抬頭看著我:“嗯,據說當初畫那幅畫的人,是將一個女人的臉皮狠狠地撕扯下來,然后用油彩涂抹在畫里頭,直接在上面重新畫,才畫了這張女人的臉,所以非常真實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我愣住。

  “無論真假,學校既然保存著這張圖,就說明沒有害處。”阿聞轉頭看那幅畫,“不過我想我一輩子都沒辦法超越那幅畫了。”

  我興奮地轉過頭。

  瞬間……

  我可以理解為什么從剛剛到現在我一直感覺我的背后不自在了,原來那是有人在盯著我——那幅畫上的女人本來是閉著眼睛的,她現在卻睜開眼,一雙深紅色且極有光澤的雙眸直直地盯著我看。

  一股極為詭異的感覺。

  “她……剛……剛剛是……”閉眼的啊!我很想直接說出來,可是嘴巴不聽話,我的雙腳也開始不聽話地發抖。

  “就說這張鬧鬼嘛,這幅畫本來擺在校長室里頭的墻壁上,由于她常常睜眼閉眼,所以就被拿下來了,但因為畫得真的太好,所以不忍收起來,就這樣擺在畫室里頭。”阿聞說完后,蹲下來收拾自己的畫。

  “我……我該走了。”我的眼睛沒辦法離開眼前這幅畫。那個女人在看著我,一直看著我。

  “很冷嗎?”阿聞頭也不回地問。

  “我在上面等你!”我什么都不管地趕緊拔腿就跑,爬上樓梯離開地下室回到一樓的地方。

  我打開厚重的玻璃大門,迎接了外頭溫熱的陽光,卻隨即撞上警衛伯伯。

  “哎喲!小心啊!”警衛吃疼地摸著胸口。

  “對不起!”我趕緊道歉。

  “你從那里出來?”警衛伯伯看著我后方的大樓門口,愣愣地打量我,“這里的大樓廢棄很久了,從來沒有學生出入,你怎么會到這里來?”

  “我?我是被人帶進去的,一個學長帶我去參觀地下室的畫室。”我緊張地說。

  警衛一聽,整張臉慘白。他看著我后方,忽然看見沉重的玻璃門前有個黑影慢慢在逼近。

  砰!砰!

  我聽見撞玻璃門的聲音。

  “異名,幫我打開。”

  啊!阿聞學長還在里頭。

  我正要轉身幫忙的時候,警衛伯伯大力拉住我的手腕,狠狠地把我帶離現場。

  “異名!幫我!幫我!”

  “你放開我啊!警衛伯伯!”我邊掙脫邊緊張地回頭看,竟然看見阿聞拼命地捶打著玻璃門,他的臉上一片血肉模糊。

  我害怕得說不出話來,不再抵抗,任憑警衛伯伯帶走了我。

  “死小孩!你看到臟東西了!”警衛伯伯把我帶到警衛室,倒了熱茶遞給我。我用那雙冷冰冰的不停顫抖的手緩緩接過來。

  “那里是有個畫室,很久以前有個很有才華的學生常在那里畫畫。他在巔峰時期畫了一張女人的臉,得到全國第一名,可是此后他再也畫不出超越那張的作品。久而久之就傳言那幅畫是用真實女人的臉畫上去的。”警衛伯伯嘆了一口氣,然后盯著電腦。

  我愣愣地看著他。

  “但,想也知道,那只是謠言啊!可是那位學生因為受不了謠言的打擊,他就在那里,半夜自毀自己的臉,用畫刀割下自己的臉皮,忍著痛把自己的臉皮貼在油畫里,再度畫出超越自己作品的女人的臉,但畫完他就死了。”警衛伯伯進入校園的檔案,點了一個視窗。

  “看,就是這幅。”

  我將視線緩緩移到電腦上,嚇得我手中的杯子掉落。

  那幅畫里的就是我今天看到的那女人的臉,還有那雙極紅的眼睛。我終于知道為什么那女人會給我熟悉感了,因為她的模樣有阿聞的感覺。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今天黑龙江6十1开奖